当前位置 首页 综艺 《守美山庄》

守美山庄10.0

类型:日韩综艺  韩国  2021 

主演:金守美 朴明洙 JUNJIN 郑恩地 HaNi 

导演:未知

剧情简介

《守美山庄》 - 守美山庄《守美山庄》标语「清空脑袋,饱足内心」,让莅临的嘉宾能够释放脑袋所有繁杂思绪,在守美山庄好好休息一天,以料理与聊天得到内心的满足。《守美山庄》五位成员各司其职,均有其擅长的工作,除了掌厨的山庄主人金守美之外,朴明秀为山庄经理兼军纪班长,JunJin是全能职工,恩地是整理达人,Hani则为预约天才。

守月花 秋天是金色的,尤其是农庄的田野、村舍与堂前屋后。除了金色还是金色,在阳光下金灿灿的让人



邹帆的武林山庄庄主

津区西湖镇骆崃山海拔1000余米,孤峰悬立,云雾缠绕,人迹罕至,当地人称是个拉屎不生蛆的地方。 2005年,42岁的邹帆放弃婚姻、丢下工作、远离亲人、耗尽家产,独自在骆崃山创建了武林山庄,招收门徒习武传艺,引来众多亲朋指责。“武术就是我的家,更是我的生命。”昨日,邹帆一身轻松地告诉重庆晚报记者,她过得很幸福,也不亏欠家人。2005年,骆崃山来了两个疯女人,一个喂鸡,一个练武,邹帆就是其中之一。42岁的她在乱石丛中开辟出一块平地建房,美名曰:武林山庄。邹帆说,这是缘分,她到骆崃山考察,摔了3个跟斗。“算是拜了这方水土。”“放着好端端的生活不过,偏偏来遭这份罪。”村民们不解,一个女人,在这个拉屎不长蛆的地方舞枪弄棒,简直是疯了。邹帆确实很疯。之前,她是永川区邮电系统职工,单位搞优化组合,她主动内退,干起了卖书、销售手机的行当。“神经病”,前夫说邹帆,听烦了,她干脆提出离婚。儿子4岁前,邹帆很安分,之后,吃饭、走路、睡觉想的都是练武,每到深夜还要起床打坐。儿子初二那年,邹帆变卖了家产,将孩子托付给老师,怀揣近80万 元出门拜师学艺。2005年,云游归来的邹帆兜里只剩下了20多万元,她决定上山创建武林山庄。280万元的武林山庄建好了,她也成了人们眼中的疯女人。父母眼里,邹帆不只疯,还是个癫妹崽。邹帆9岁那年,邻家住进一位拳师,晚上爱在院坝里比划几招,邹帆也跟着舞枪弄棒。“女娃子家家,舞枪弄棒不好。”看不惯女儿习武,妈妈张锦芳就打,没戒掉。后来,拳师搬到8公里外的建筑队,邹帆竟每天清晨5时跑去练两小时,再跑回家上学。无奈,只要一放假,妈妈就让邹帆去捡垃圾挣学费,出门就将她关在家里,下班回家才放出来。到了初中,邹帆迷上了武侠小说,特别崇拜侠女吕四娘。妈妈将她关起来,她就从窗户翻出去练武;白天让她干活,她就深夜出门习武;捡垃圾挣来的钱,她拿去孝敬师傅。一次,张锦芳伸手教训邹帆,她轻轻一挡,张锦芳手臂留下两个大青包。领教过武术的厉害,张锦芳就想法让女儿从文。邹帆高中毕业没考上大学,张锦芳托亲戚让她上了渝西学院。邹帆将计就计,在学校改学了人体解剖学、人体医学和人体运动学,还去成都体院学习了武术理论。无奈,张锦芳求单位领导早点安排个工作套住女儿。邹帆满口答应,主动请缨到离家40公里的乡下邮政所,除了工作还是练武。上世纪80年代初,邹帆参加首届渝州杯擂台赛获48公斤级冠军,1987年获得全国武术散打赛女子48公斤级冠军。“她想做的事,哪个也拦不住。”母亲张锦芳说,为了建山庄,邹帆除了设计、派工、买材料,还同工人一起抬石头、打炮眼。挖地基时,炮工把炸药、雷管放好 了,却没响。“再请人要600块工钱。”想了一晚上,第二天一早,邹帆自己动手安装线路,接上220V交流电,一按开关,爆破成功。村民吴孟群说,邹帆吃饭没规律,经常左手拿根黄瓜,右手握把砍刀,一屁股坐在石头上,右脚搭在背篓上,削几下黄瓜皮,再咬一大截。吴孟群说,作为女人,要是像邹帆那样有个好工作,“肯定不会这样折腾。”她说,像邹帆这样做女人,太苦太不容易了。“太玩命。”帮工李敏林说,建山庄时剩下很多木材,邹帆想做凳子,木工刁难她。一气之下,邹帆买回一台刨机,自己动手,结果左手食指指头被切掉一节。母亲张锦芳看不下去,只好同意70多岁的老伴邹洪国上山帮忙。2008年,武林山庄竣工,第一年暑假招了60名徒弟;2009年招了30名,2010年外出帮师兄培训,与人合作流产。邹帆说,很多徒弟急功近利,巴不得一下子就能飞檐走壁。更有家长嘲笑说,娃儿从山上下来,饭量大了,身上长肉了,拳脚功夫倒没看出来。青城派36代传人师兄刘绥滨介绍,上纪世80年代,中国还有131个武术门派,到了2008年,竟消失了51个。刘绥滨称,邹帆练过昆仑、少林、大成、 太极、梅花、洪拳等多种拳术,2006年,43岁的她参加香港举办的国际武术比赛,获女子散打52公斤级亚军,功德圆满的她,做的是传承武术文化的大 事。邹帆说,习武之人得甘受寂寞与清贫,教练与学员都不好找。苦闷之余,她学会了书法与吹笛子。一曲《牧羊曲》,吹出了自己的苦与乐。“大家觉得我就像云雾里的山庄,生活在虚幻世界里。”邹帆说,“其实我就像我的山庄,云雾散去离太阳最近最亲。”昨日,青瓦红墙的武林山庄,邹帆正在教3个徒弟习武,她说。“哪怕只有一个也要坚守,一个没有我就等待。”徒弟胡静说,师傅接受了一家电视媒体采访,遭到众嘉宾指责:“一个女人的职责是什么”、“你要不要家庭啊”、“你完全是武侠小说看多了”……胡静担心师傅承受不了,邹帆却一笑了之。“我很幸福,做了自己喜欢做的。武术就是我的家,就是我的命。”邹帆说,她最亏欠的是父亲。老人70多岁了,还上山陪她打拼,背驼了,声音哑了,说话都困难。邹帆说,23岁的儿子马上大学毕业。儿子初二时,她把他委托给老师是因为她很清楚,老师比她管得好;变卖家产时,永川城那间40平方米的门面却没卖,因为那是她留给儿子的;每年11月27日,再忙她都要回到儿子身边陪他过生日。胡静说,师傅总抱着一个小熊睡觉,那是儿子高中时送给她的,说是看着小熊就像见到儿子一样。儿子面对主持人称妈妈是女强人,邹帆落泪了。她说,儿子是学 动漫的,还制作了电影《富贵足球》,她多次请儿子为武林山庄建个网站,儿子都以“烦得很”拒绝。“我们俩相互了解太少。但我不后悔,因为我有梦。”邹帆 说,她还欠债40万元,除了武术培训,她种蔬菜,养鸡、鸭、狗等,还种植了600根药材,每年夏季,武林山庄还开门接待山外游客。

影片评论



Copyright © 2008-2018